来自 外汇 2019-07-24 18:28 的文章

银行代客涉外收入11.80万亿元人民币(等值1.74万亿

  本报7月18日讯(记者周轩千)7月18日,国家外汇管理局举行新闻发布会,就2019年上半年外汇收支数据有关情况答记者问。据外汇局新闻发言人、总经济师、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介绍,上半年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保持稳定,境内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当前中美经贸摩擦对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总体可控。从主要的外债安全性指标来看,当前中国的外债风险总体可控。

  “上半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有所增多。我国经济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保持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主要经济指标符合预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呈现双向波动,汇率预期相对平稳。”王春英指出。

  从银行结售汇数据看,2019年上半年,银行结汇6.03万亿元人民币(等值8883亿美元),售汇6.25万亿元人民币(等值9216亿美元),结售汇逆差2248亿元人民币(等值332亿美元)。从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看,银行代客涉外收入11.80万亿元人民币(等值1.74万亿美元),对外付款11.58万亿元人民币(等值1.71万亿美元),涉外收付款顺差2108亿元人民币(等值312亿美元)。

  王春英指出,上半年我国外汇收支状况主要呈现六个特点:第一,银行结售汇逆差收窄,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总体呈现顺差。2019年上半年,按美元计价,银行结售汇逆差332亿美元,较2018年下半年月均逆差收窄52%;上半年,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顺差312亿美元,2018年下半年为逆差。

  第二,外汇市场供求保持基本平衡。上半年,虽然银行结售汇表现为逆差,但若综合考虑远期结售汇和期权交易等其他供求因素,外汇市场供求呈现基本平衡。从中美经贸摩擦升级后的5、6月份看,银行结售汇月均逆差66亿美元,比2018年下半年月均逆差下降44%,说明供求状况相对良好,月度波动主要受市场主体逢高结汇和逢低购汇影响,体现了市场预期的总体稳定及价格的市场化调节作用。

  第三,售汇率保持稳定,企业境内外汇贷款和跨境融资平稳增加。上半年,衡量购汇意愿的售汇率,即客户从银行买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6.8%,较2018年下半年小幅下降0.3个百分点。同时,企业在境内外的外汇融资总体稳中有升。截至2019年6月末,我国银行的境内外汇贷款余额较上年末小幅上升29亿美元,2018年下半年为下降599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企业海外代付、远期信用证等进口外币跨境融资余额较上年末上升172亿美元,2018年下半年为下降132亿美元。

  第四,结汇率基本平稳,市场主体持汇意愿总体下降。上半年,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即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64%,较2018年下半年小幅下降0.9个百分点。企业、个人等主体外汇存款下降。截至2019年6月末,银行境内各项外汇存款余额较上年末下降63亿美元。

  第五,银行远期结售汇呈现较大规模顺差。上半年,银行对客户远期结售汇签约顺差777亿美元,2018年上半年和下半年分别为逆差248亿和35亿美元。分季度看,一、二季度远期结售汇签约顺差分别为345亿和432亿美元。

  第六,外汇储备余额总体上升。截至2019年6月末,外汇储备余额31192亿美元,较2018年末上升465亿美元。

  在答记者问时,王春英指出,当前中美经贸摩擦对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总体可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中国外汇市场情绪及市场主体行为更理性和平稳;在加征关税的背景下,中国国际收支总体形势稳定可控。从微观主体看,美国企业对中国的直接投资保持平稳,显示了中美经贸往来的紧密性;中国企业积极应对加征关税带来的影响,寻求出口多元化。

  王春英表示,下半年,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有利于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平稳运行的因素很多,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平稳运行具有很充分的内外部条件,可以较好地应对各种外部冲击影响:第一,国际货币环境相对宽松;第二,当前市场对中国经济的预期平稳;第三,国内市场开放度进一步提高;第四,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对市场理性预期的培育作用有所显现;第五,跨境资本流动管理框架日益健全。

  在下半年的外汇管理改革和开放方面,王春英介绍,相关措施主要有三个方面:首先,继续促进跨境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一是优化外汇管理政策,进一步支持贸易方式创新。二是提升外商投资企业资金汇兑的便利性,支持有条件、有能力的中国企业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三是积极支持自贸试验区、粤港澳大湾区、雄安新区在外汇管理改革方面先行先试,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其次,稳步推动资本项目开放。我国将统筹考虑经济发展阶段、金融市场状况、金融稳定性等要求,统筹交易环节和汇兑环节,以金融市场双向开放为重点,有序推动不可兑换项目的开放,提高已可兑换项目的便利化水平。这是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开放的基本原则和考虑。具体安排包括:改革QFII和RQ-FII,扩大投资范围,研究适度放宽甚至取消QFII额度管理;支持科创板健康发展,做好“沪伦通”项下存托凭证跨境资金管理工作;推进银行间债市开放渠道整合。

  第三,健全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的管理框架。宏观审慎方面,完善跨境资本流动监测、预警和响应机制,丰富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的政策工具箱,以公开、透明和市场化的方式逆周期调节外汇市场顺周期波动。微观监管方面,继续保持监管政策跨周期的稳定性、一致性和可预期性,严厉打击外汇违法违规活动,维护外汇市场的健康良性秩序。

  王春英指出,相关工作坚持两点基本考虑:一是深化外汇管理改革,推动金融市场双向开放,服务国家全面开放新格局。二是维护外汇市场稳定,防范跨境资金流动风险,保障外汇储备安全、流动和保值增值,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8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