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期货 2019-07-18 13:39 的文章

虽然最终期货公司赢得判决

  古罗马哲学家马库斯.图留斯.西塞罗说过,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可说是奇耻大辱。

  人们日常也常说“不要在同一块石头上绊倒两次”,对人是如此,对企业也是如此。

  新浪财经讯近日华丽家族公告称,华泰期货全资子公司华泰长城资本的场外衍生品业务客户爆仓,在强行平仓后,华泰期货损失4684万元。

  公告称,华泰期货全资子公司华泰长城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场外衍生品业务客户在华泰长城资本多次发出追加资金通知的情况下,未依据合同约定追加足额资金或有效减仓以缩小风险敞口。故华泰长城资本对该客户头寸采取强行平仓操作以释放风险,初步统计损失金额约4684万元。

  据券商中国援引接近华泰期货的人士称,发生穿仓的主要是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的场外期权业务。目前了解到原因是,杭州一家机构客户通过关联企业卖出了大量的PTA看涨期权,由于PTA期货在7月1日和7月2日连续两天涨停,最终客户爆仓被强平,同时客户又穿仓给期货公司子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这次穿仓的不只华泰期货一家,行业内还涉及其他5家期货公司的风险管理子公司,均被集体穿仓了。”上述人士说。

  目前网传6家期货公司的损失竟来源于同一客户,据悉该客户在期货公司有授信额度,相当于期货公司借钱给客户用,损失才会如此巨大。

  谈起场外期权业务,绝对不能忽视华泰期货,根据此前公开信息,华泰期货2017年场外期权规模已超过1500亿元,是2016年的60倍,市场占有率超过60%,稳居行业第一。而2018年1-7月,华泰期货的场外业务规模就达到了1300亿元,期权业务的收入更是突破了1亿元。

  快速发展的同时,风险事件也随之而来。根据华泰期货母公司华泰证券(20.770,0.06,0.29%)年报显示,2013年华泰期货公司客户张晓东期货账户于2013年4月16日发生重大穿仓事件,金额为人民币22,639,786.41元。

  而如今华泰期货再爆出“穿仓”事件,是偶然?还是其自身存在风控漏洞呢?这非常值得业内思考和警醒,据悉华泰期货近日在杭州专门开会讨论,或许其他几家期货公司也应有所反思。

  反过来说,此次涉事期货公司多在上海杭州,本身服务于当地企业客户是金融机构的使命,但在市场竞争的压力下,风控部门能否坚持原则,还是被迫向“最低”风控标准靠拢来拉拢客户,确实值得业内反思。

  华泰期货连续两次出现“穿仓”事件造成重大损失,其自身风控确实值得反思,但为何6家期货公司一起“中招”?带着这样的疑问,新浪期货也向业内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一位相关风控人员表示,相遇于证券母公司或者银行的等,期货公司的风控复杂性更大,而行业竞争压力也更高。

  近几年场外期权发展很快,大家都盯着这块业务,但在企业内部很多时候管理上还是“一言堂”为主,风控部门有时候也只能妥协。

  据《期货日报》6月13日报道,2018年末期货系场外期权累计初始名义本金为9406.01亿元,同期券商系场外期权的累计初始名义本金为6718.31亿元,期货公司在规模上已经超过了券商。规模的急速发展对期货公司风控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如何在风控和业绩之间寻找平衡仍然是一个难题。

  数据显示,华泰期货及其他几家期货公司2018年的盈利数据尚且良好,2018年华泰期货净利润为2.06亿元,穿仓金额虽然不小但是对企业经营发展,并不会构成致命风险。尤其是期货市场实行了严格的保证金托管制度,因此此次穿仓事件的影响不会扩散到期货公司之外。

  理论上只要后期客户将期货公司代其垫付的穿仓损失款补上即可,即使客户“不认账”也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解决,但是现实往往与理论存在差距。

  此前华泰期货张晓东“穿仓”事件中,华泰期货于2013年12月27日,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张晓东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张晓东赔偿华泰期货代其垫付的穿仓损失并承担全部的诉讼费用。

  虽然最终华泰期货胜诉,但最终由于被执行人暂无履行债务能力,2017年华泰期货动用期货风险准备金予以核销,待确定其可收回时再予以转回。

  由此可以看到,虽然最终期货公司赢得判决,但是前后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而由于客户已经亏损爆仓,很可能其自身已经濒临破产,没有能力履行判决,期货公司只能“自掏腰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