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股票 2019-04-07 13:02 的文章

还处在消化“股灾”的过程中

  实际上,股市的首要功能应定位于提供公司治理机制改善场所,即改善公司治理的功能应是第一位的。

  从支持国企脱困,到支持中小企业,到支持新经济企业的融资发展,股市扶贫的特殊定位本质上就是逆市场化行为,让股市的融资功能定位得到不断强化。

  如果从三年前5178点的最高点算起,到2018年12月28日的2493点,则累计下跌了52%,即严重的负增长。

  从经济方面看,经济增长数字平稳,中国股市与中国经济形成强烈反差:经济走稳态势持续,股市困顿难破,市场信心明显不足。

  今年以来,股市一改此前半死不活的颓势,开始反弹向上,特别是猪年春节过后,涨势凌厉,3月4日,上证指数时隔近9个月之后,再次站上3000点。从2019年1月3日至3月22日,在仅仅两个多月的时间内,上证指数从2441点上升至3104点,涨幅为27%。

  跌幅达26%,创下2014年11月以来历史新低。2018年中国股市是全球表现最差的资本市场之一,全年上证指数从3369点跌至2493点,

  行情上冲扭扭捏捏,从一定意义而言,A股至今都还没有走出2015年来的“股灾”通道,还处在消化“股灾”的过程中。

  鉴于中国股市处于伪市场的高峰,有效监管的低谷,不能拿西方股市是经济晴雨表标准来衡量。

  即便如此,自3月7日上证指数摸高3129点,半个月内围绕3100点震荡,迟迟难以突破这个高点。由此,市场又站在了多空分歧的时点。

  沪指自2015年6月5178点的高位,仅用了3个月就暴跌到3000点,跌幅达41%以上,再到2016年1月底下跌到2638点,与2015年最高点相比跌幅更是达49%,几近腰斩。

  为此,有券商分析了这次的3000点与以往历次3000点的不同,认为当前主要估值指标相比以往历次的3000点时,均处于较低的位置。

  功能定位偏差(市场融资VS公司治理),可以说是市场运行机制中诸多问题的根源,也使A股事实上异化为“提款机”和“套现”场所。现实中往往这些企业上市融资的目的不是如何给投资者回报,而是如何能够在市场圈到更多的钱,甚至通过这种融资方式转化成个人掠夺社会财富的工具。

  根本上,中国股市与改革有关,反映的是改革进程,而目前股市改革显然远远落后于市场发展的现实需求。

  与之形成对照的是,在此期间,美国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由17619点上涨到23327点,及3月22日的25963点,涨幅分别达32%和47%。

  经历2015年暴涨暴跌之后,股指一直萎靡不振,甚至在一段时间内为了力保3300点、3400点打起了攻防战,能攀上3500点简直就是“行大运”。

  从中国股市发展的实践看,融资功能被定位为中国股市发展的首要功能,监管部门也多次强调,融资功能是市场发展好坏的首要评判标准。

  从年度涨跌幅来看,沪指2015年全年累计上涨9.41%,2016年下跌12.31%,2017年回升6.56%,2018年跌幅高达26%,可以说涨不及跌。

  

还处在消化“股灾”的过程中

  化解此种状况,唯有在教训中从根底上尊重市场,让监管归位、到位,重塑股市内核。

  对于“股灾”延续原因,普遍归结为信用风险频频暴露,股权质押压力陡升,以及金融去杠杆对股市的压制等。

  那么,为什么熊了近四年的股市,在“中国经济将继续引领全球增长”的背景下,突破3100点却如此困难?

  简而言之,由于市场运行掺杂了太多的行政意志,股市往往不能充分按照真正的市场化规则来运行,加上缺乏市场化的供需结构和缺乏市场化的优胜劣汰,再加上监管部门政策波动多而大,还有各种绿色通道和特权利益分配通道,导致A股市场很难真正产生资源的市场化配置,从而市场扭曲,投资者的投资行为也就充满了投机性。

  

还处在消化“股灾”的过程中